?首頁?
? >? 資訊中心? >? 行業信息
中國與中亞五國的新能源合作前景與方向
來源:《中國石化》雜志第8期 時間:2019-11-22 字體:[ ]

中亞五國可再生能源的利用可追溯到1913年土庫曼斯坦唯一水電站的投入使用。各國首先利用的是水利,近年來在世界潮流推動下中亞五國也都開始開發和利用其他可再生能源資源。根據各國發布的公開資料,目前可再生能源在中亞五國的能源結構中所占的比重分別如下:哈薩克斯坦的可再生能源發電占比為14.6%;吉爾吉斯斯坦94%的電力由水電站生產;塔吉克斯坦水力發電占發電總量的98%左右;土庫曼斯坦以天然氣發電為主,只有一座水電站;烏茲別克斯坦的水力發電占該國發電總量的12%。

經過多年的發展,中國已成為全球可再生能源大國。中國政府重視可再生能源國際合作,并將其作為促進可再生能源發展的有效措施。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新能源合作也上升到中國與中亞五國合作的戰略高度。隨著中亞五國在新能源方面的法律和政策基礎完善,中國與這些國家在該領域合作的前景與方向已明朗。

中亞五國發展可再生能源的動因

可再生能源相對于傳統能源有優勢。相對于傳統能源,可再生能源具有以下優勢:分布廣,取之不盡用之不竭;污染小,利于環境保護;隨著科技的發展,開發利用成本日益降低;科技含量高,涉及的產業鏈長,有利于促進相關產業的發展。

本國擁有開發可再生能源的自然資源稟賦??稍偕茉吹拈_發和利用以某種自然資源為基礎。中亞五國可再生能源的資源基礎相差甚遠,因此這方面的發展方向各有側重點。

多樣性的自然條件使哈薩克斯坦各類可再生能源都具有巨大的利用潛力,包括:風能9290億千瓦時/年;水能1700億千瓦時/年;太陽能25億千瓦時/年。吉爾吉斯斯坦的可再生能源潛力如下:小型水能,50~80億千瓦時/年;太陽能,4.90億千瓦時/年;風能,4.46億千瓦時/年;生物能,13億千瓦時/年。塔吉克斯坦的水能居世界第八位,分別占獨聯體和中亞五國中第二和第一位。土庫曼斯坦的風能和太陽能豐富,可利用風能6400億千瓦時/年,太陽能14億千瓦時/年。烏茲別克斯坦的太陽能最豐富,在可利用的可再生能源中占99%,目前僅開發利用0.8%。

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義務。減少化石燃料的使用和使用可再生能源是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有效措施。中亞五國表示愿意積極履行溫室氣體減排義務,開發和使用可再生能源就成為這方面的重要舉措。哈薩克斯坦承諾1990~2030年減少15%的溫室氣體排放。為此,發展和應用可再生能源就成為履行該義務的舉措之一。發展小型水電站被吉爾吉斯斯坦確定為滿足電力需求和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重要方面之一。土庫曼斯坦起草了《國家氣候變化綱領》并根據此制定《行動計劃》,其中將發展可再生能源和制定這方面的發展戰略確定為優先方面。在烏茲別克斯坦的電力生產中90%為天然氣發電。烏茲別克斯坦計劃通過發展可再生能源實現燃料能源結構的多樣化,由此每年節省天然氣10億立方米,減少13%的電力燃料消耗并將向大氣中排放的有害物質減少到10%。

保障能源安全和經濟結構轉型的需要。自獨立以來盡管中亞五國大力發展能源部門,但仍然不能完全自給。前蘇聯時期中亞使用統一電網,獨立后各國因爭端都強調實現電力供應的獨立。受各種條件的限制,傳統能源無法保障中亞五國的能源獨立,新能源因此成為補充。由于前蘇聯時期的發展基礎和本國的資源稟賦,盡管國民經濟趨向多元化和工業在國內生產總值和出口商品結構中所占的比重有所提高,但至今中亞五國原材料生產依舊是國民經濟的支柱。近年來中亞五國開始有計劃地明確本國的產業政策,首先將加工和制造業確定為重點產業部門,可再生能源也是其中之一。在《哈薩克斯坦2010~2014年的國家工業創新綱領》中將替代能源確定為促進經濟多樣化和提高競爭力的優先發展的產業部門。

中亞五國發展可再生能源的舉措

(一)立法和戰略

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許多國家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政策一般由專門法確定,發展目標由可再生能源發展戰略確定,中亞五國也不例外。目前除土庫曼斯坦外,其他中亞國家都頒布了有關可再生能源利用的專門法和戰略規劃。

哈薩克斯坦制定了三個可再生能源發展戰略。根據《哈薩克斯坦發展替代和可再生能源2013~2020年行動計劃》,該國提出到2020年將可再生能源在電力消費結構中所占的比例提高至3%。為此,該國將在2020年前建設106個可再生工程,包括34個風力發電站、41個水電站、28個太陽能發電站、3個生物能發電站。在轉向“綠色經濟”構想框架下哈薩克斯坦提出到2020年1月將可再生能源的消費提高至1%到3%,到2030年提高至10%,到2050年達到50%。

中亞五國中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水力資源分別居獨聯體國家中的第二和第三位,因此兩國在可再生能源的利用方面以發展水電為主。

吉爾吉斯斯坦納倫河可以建34個水電站,裝機容量6450兆瓦,年均發電量250億千瓦時。吉爾吉斯斯坦曾計劃在2013~2017年實施9個水電站項目。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和“發展小型水電站”全球生態基金在吉爾吉斯斯坦實施的工程主要目的為加快小型水電站、沼澤發電站、太陽能加熱器和風力發電站建設。

烏茲別克斯坦發布了兩個可再生能源發展戰略。該國總統2015年批準的《2015~2019年結構轉型、生產現代化和多樣化保障措施綱領》確定2015~2020年實施90兆瓦的水電站現代化工程。根據《烏茲別克斯坦2017~2021年發展可再生能源綱領》,烏茲別克斯坦擬在2017~2021年實施53億美元的81個可再生能源投資項目,農村新建住房也將使用太陽能供暖,可再生能源的使用在能源消費結構中的比重從2016年的12.7%提高至19.5%。年底前烏茲別克斯坦議會還將通過《可再生能源法》,是中亞五國中第四個制定此法的國家。

(二)開展國際交流

在發展可再生能源方面,中亞五國注重吸收和借鑒國際經驗,以多種形式開展該領域的國際交流。2017年6月10日至9月10日在哈薩克斯坦阿斯塔納舉行的世博會主題為“未來能源”。包括中國、土庫曼斯坦和烏茲別克斯坦在內的參展國在此次世博會上展出了本國在可再生能源領域的發展成就和利用情況。世博會結束后哈政府選擇了包括可再生能源在內的一些技術為本國所用。

除了展會外,中亞五國還舉行可再生能源方面的學術交流會。哈薩克斯坦除了舉行專門涉及可再生能源的學術交流會外,還在每年舉行的阿斯塔納經濟論壇框架下舉行這方面的分組會議。2017年6月16日在第八屆阿斯塔納國際經濟論壇上舉行了主題為“未來能源與哈薩克斯坦在全球能源體系中的作用”分會。會上哈薩克斯坦能源部長論述了該國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潛力和現狀。土庫曼斯坦2009年10月首次舉行可再生能源學術交流會,從那時起土庫曼斯坦科學院舉辦的歷次國際科學大會都有可再生能源板塊。2017年12月烏茲別克斯坦政府與世界銀行在該國首都聯合舉行了可再生能源研討會。會議旨在研究制定可再生能源戰略、政策、法律基礎、制度機制、項目編制和實施的國際經驗。

(三)建立科研機構和從事相關研發

可再生能源產業是科技含量高的部門,本國獨立掌握技術需要科研支撐。中亞五國中的烏茲別克斯坦和土庫曼斯坦在國家科學院建立了太陽能研究所,哈薩克斯坦一些大學的科研機構從事可再生能源開發和利用技術的研究。

(四)實施支持發展可再生能源的政策

根據《哈薩克斯坦共和國支持可再生能源法》第二部分,國家對可再生能源支持的措施包括:批準和實施可再生產能源工程規劃;許可;在發展電力的綱領中規定可再生能源的專項指標和增加其在電力生產總規模中的份額;創造培訓可再生能源領域的哈薩克斯坦人才和進行這方面科研的條件;技術調整;通過可再生能源利用領域的規范性法律文件。給予不并入電網的個人用戶購哈薩克斯坦生產的5千瓦以下的可再生能源設備50%的花費。

根據吉爾吉斯斯坦《可再生能源法》第8條的規定,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用戶享有下列經濟優惠:有權被保證將使用可再生能源設備發的電并入電網;有權被保證輸配電公司購買發的所有的電;可再生能源發電最高費率根據可再生能源種類采用差別化的高比例;自發電設施投入使用之日起固定電費有效期為8年;免繳使用可再生能源設備的進出口關稅。土庫曼斯坦鼓勵使用可再生能源的舉措也是免除組織可再生能源設備的進口關稅。

中國與中亞五國可再生能源合作的方向和模式選擇

中國與中亞五國建立和深化戰略伙伴關系,可再生能源領域的合作被納入雙邊戰略合作框架中。2013年6月13日《中哈關于發展全面戰略伙伴關系聯合聲明》中首次表示“雙方將開展太陽能、風能及其他清潔能源等可替代能源領域的合作”。在其后的中哈深化戰略伙伴關系的元首間聯合聲明中繼續表達了在可再生能源領域合作的意愿。中國與其他中亞國家建立和深化戰略伙伴關系的文件中均達成類似共識。近年來在雙邊戰略合作推動下中國企業開始投資和參與建設中亞五國的可再生能源項目。根據已有的合作實踐和中國在可再生能源領域的優勢及中亞五國的需求,中國與中亞五國在該領域合作的方向包括:商品貿易、投資、工程承包、科技和人才培養、融資(以亞投行、國家開發銀行等政策性金融機構為例)、技術標準協調。

(一)投資合作

可再生能源領域被中亞五國列入優先發展的產業清單中,從設施建設、技術、設備和原材料生產及進口、銷售和上網都給予一定的優惠或者扶持。中亞五國中哈薩克斯坦形成了最完整和系統地支持鼓勵發展可再生能源投資的政策。

哈薩克斯坦給予可再生能源基礎設施投資“優先部門”的國內稅收優惠。為支持本國光伏發電組件的生產者,哈薩克斯坦政府2014年6月12日第644號命令批準使用國產設備的光伏發電站15年內每千瓦時電費為70堅戈。塔吉克斯坦給予水電站建設專門稅收優惠。土庫曼斯坦給予可再生能源領域投資者的優惠與一般行業相似。

(二)融資合作

中亞五國編制的龐大可再生能源投資計劃需要巨額的資金投入。因本國財政實力有限,中亞五國傾向于吸引私人資本和外資投資于可再生能源項目。實際中亞五國實施的多個可再生能源項目多數由國際金融機構融資,如吉爾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水電站改造或者建設、烏茲別克斯坦太陽能光伏發電站都有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和伊斯蘭開發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提供貸款或者贈款建設,哈薩克斯坦也在醞釀吸引歐洲復興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的資金實施可再生能源項目建設?!耙粠б宦贰苯ㄔO框架下能源領域是中國支持中亞五國的基礎設施建設的方向之一,為此中國倡議成立了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向其他國家提供的貸款多采取與其他國際金融機構共同融資的模式。鑒于此,為了防范風險,中國政策性金融機構和商業金融機構可以考慮與亞投行或者中亞國家的政府和企業共同為可再生能源項目融資。

(三)科技合作

中國開發可再生能源取得了豐富的成果。中亞五國在這方面起步較晚,希望獲得這方面的國際經驗和支持。根據中亞五國可再生能源發展狀況,中國與這些國家在可再生能源領域的科技合作模式包括:科技人才培養、聯合科研項目、技術轉讓、技術應用指導、專利申請和保護。

(四)技術標準合作

在2018年3月27日中國工信部發布的《2018年新能源汽車標準化工作要點》中提出“加強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溝通與交流,促進我國新能源汽車標準的兼容與開放”。除新能源汽車外,新能源電力設備是中國的優勢產業,在這方面中國要與中亞五國在內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協調和制定有關國際標準。

吉爾吉斯斯坦高級別商務訪華團,將于12月2日-7日對西安高新區進行商務考察,重點行業就包括光伏新能源方面的投資需求。歡迎光伏新能源行業內的優秀企業,抓住此次高端商務對接的機會,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全力促成企業與吉國高級別官員的面談機會。


【打印】【關閉】

瀏覽次數: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车致| 克什克腾旗| 凤城市| 济源市| 正镶白旗| 宁蒗| 长子县| 亳州市| 永川市| 冕宁县| 金沙县| 平昌县| 广元市| 封开县| 宜黄县| 牙克石市| 观塘区| 崇州市| 台州市| 罗城| 岢岚县| 仙居县| 绍兴市| 孝感市| 喜德县| 云龙县| 尼木县| 邓州市| 霞浦县| 台州市| 云南省| 景谷| 乌鲁木齐市| 布拖县| 永济市| 大冶市| 调兵山市| 抚松县| 新津县| 承德县| 红原县|